外媒:为什么Dota生态在衰落,圈子在消亡?

2020-10-26 14:41 百家乐规则表

文章来源joindota,由max+整理翻译

导语:DPC赛制似乎是Valve拯救职业圈子的最佳机会,他们的努力足以拯救Dota吗?

早在2月,在新冠疫情几乎停滞一切事情之前,Valve就宣布对DPC进行变革。内容很简单:六个赛区联赛制度,参赛队伍由世界各地的96支队伍组成。联赛一年举办三个赛季,地区联赛将主要作为TI和Major的资格赛。联赛的排名,以及Major的排名,将影响一支战队的DPC积分。在最后一季联赛结束后,全球排名前12的队伍将被邀请参加TI。

新的DPC联赛的第一个赛季原定于10月初开始,但与今年的许多其他事情一样,它被推迟了。经过数月的沉寂之后,Valve于9月终于宣布,新的DPC赛季最早要到2021年才开始。同时,独立的第三方线下赛在这种制度下将会减少很多,而这种新赛制有助于改善二三线选手入不敷出的状况。

由于延迟启动,和一系列的沟通缺乏,新的DPC带来的改变会不会太小或者太晚了?

外媒:为什么Dota生态在衰落,圈子在消亡?

为什么职业圈子支离破碎?

巨量财富的产生和巨大的收入差距

要了解新DPC赛制为何如此重要,它有助于检查出当前竞技环境中存在的问题。专业电竞有其自身的经济学。各个组织方通过赞助交易、直播版权、票务销售和自家产品推销来创造财富收入。然后这些收入将用于支持为圈子做出贡献的每个人————从TI冠军队伍到为线下赛解决电脑和网络问题的IT专业工作人员。

回顾过去,Dota2圈子经济结构存在的问题不是在于缺少财富的创造。目前2020年TI10的总奖金已经超过了4000万美元。问题在于,财富分配不均,未来的无法预测和不可持续性。

外媒:为什么Dota生态在衰落,圈子在消亡?

在最近一次采访中,Dota2职业选手Moonmeander谈到了经常赢得大型赛事的选手和未赢得比赛的选手之间巨大的收入差距。在2019年的TI上,冠军OG赢得了超过1500万美元的奖金,而排在17位和第18位的队伍各只获得85,825美元的奖金。

虽然我们都可以认为赢家赚得比输家多是合理的,但经济学家会告诉您,给OG的是Chaos和NiP的182倍,相比之下,2019年英超联赛冠军利物浦的收入仅是最后一支诺维奇的1.85倍。

外媒:为什么Dota生态在衰落,圈子在消亡?

比赛的不确定性

问题不是OG一夜暴富。问题在于,OG靠牺牲最底层的两个队伍而致富。那两支队伍赚的钱很少,经济情况根本无法继续维持运营。现有的经济系统过于重视奖励顶级团队,以至其他人无法谋生。Chaos Esports不再赞助Dota 2队伍,NiP暂停了一段时间。这两只队伍还是已经参加了TI的队伍。如果两支参加年度体育盛会的队伍无法使队伍经济健康运转,那么另外竞争力更小的队伍有什么机会呢?

赛事奖金的悬殊并不是唯一的问题。与二三线队伍相关的Dota 2职业经济总量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独立的第三方比赛推动的。结果是不仅流向二三线选手的总财富百分比不够,而且还难以保障。

根据定义,很多赛事都是独立的。大多数公司通过向他们认为可以吸引观众的最佳队伍发送直接邀请,然后举行开放式或封闭式预选赛来填补剩余的空缺。与联赛形式不同,边缘和竞争性较弱的队伍甚至不能保证可以参加任何赛事的正赛。在一些预选赛中连败,对于本来很有希望的球队来说很容易造成经济状况的灾难。

外媒:为什么Dota生态在衰落,圈子在消亡?

圈子的缓慢衰落

所有这些都很重要,因为无法在Dota 2经济结构中谋生的队伍和选手最终都会离开。现在离开的已经有很多了。英格兰足协以及大多数职业体育联盟所理解的是,他们需要圈子底端的队伍。只要做好生态让底端的队伍也能活下来,那每年由同样的六支队伍拿下大多数比赛是完全没关系的。

一线队需要二三线选手的相互竞争才能存在。如果Dota2的经济系统将无法进入TI前八的队伍都缓慢的饿死,那么竞赛将成为空谈。陈腐的竞争意味着更少的粉丝,这意味着产生的财富更少。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它将最终破坏这项运动。

相关推荐: